恐怖灵异第3页
赘婿重生,我以棋子弈苍生

赘婿重生,我以棋子弈苍生

作者:天际的风采

玩家已登入

玩家已登入

作者:猫猫太挑食

无限流,无男主,不组队,系统只负责送玩家进副本、结算奖励。她喜欢和鬼怪做朋友,也不排斥和玩家合作。她穿梭在一个个副本当中,如鱼得水。她孤身一人。...

逃生游戏哪有不疯的?装的罢了

逃生游戏哪有不疯的?装的罢了

作者:prophecy

平平无奇的中午,所有人的脑中突然响起一个声音:“叮咚,已满足创世条件,即将开启全民直播”“全民直播正在加载,倒计时”“3…”“2…”“1!”“直播间已加载完成,请前往移动设备观看。”[你关注的主播乌鸦已开启直播,快来观看~]水友一号:家人们,我好像起猛了,两台手机一个画面!水友二号:这我鸦神?我不信!!!水友三号:...

灵异诡案

灵异诡案

作者:神缘太一

是一本集合了多个令人毛骨悚然的恐怖短篇小说集。每个故事都独立成章,却又相互关联,构建了一个充满神秘和惊悚的世界。从古老的诅咒,到现代科技的诡异事件,从深山老林里的传说,到城市街头的怪谈,这些故事涵盖了各种类型的恐怖元素,让读者在阅读的过程中,不断挑战自己的心理极限。本书的作者以其独特的笔触,将恐怖氛围渲染到极致,让...

快穿之大佬来袭!

快穿之大佬来袭!

作者:浮山峪里

简宁,功德修士。

嫡女重生,惹上暴君逃不掉

嫡女重生,惹上暴君逃不掉

作者:水七

前世,陆九卿为爱下嫁,倾尽全力为出身寒微的丈夫铺路。到最后才发现,他那出身低微的丈夫早已经背叛她。在她为他的吃穿忙忙碌碌的时候,他在望着别的女人。在她为了他的前途着急的时候,他在和别的女人山盟海誓。在她和他的大婚之日时,他更是为了讨好别人将她当成礼物送人。而这一切的帮凶,竟是她的母亲和嫡姐。至死,她失去所有,也终于发现,母亲不是母亲,嫡姐不是嫡姐,心爱的丈夫更不是个东西。再一次睁眼,她回到了新婚之夜。这一夜,她的丈夫将她当作礼物送给了当今九皇子墨箫。这一次,陆九卿不再反抗,而是抬手搂住了墨箫的脖子。这一次,她要让背叛她的人付出代价,把原本属于她的全都拿回来。只是,上一世拿她当替身的九皇子怎么越看越不对劲呢?陆九卿指着他眼前的白月光,好心提醒:“你心心念念之人在那,看她,别看我。”墨箫咬牙切齿:“没良心的,我心心念念之人就在眼前,我不看你我看谁?”陆九卿:“???”说好的白月光呢?这和说好的不一样。墨箫:谁跟你说好了?

绝品狂医

绝品狂医

作者:小浣熊

大宋神探志

大宋神探志

作者:兴霸天

规则怪谈:都是家人们,救我!

规则怪谈:都是家人们,救我!

作者:考拉一十九

作为一名胸无大志的富二代,季无忧只负责当咸鱼。大哥是个只有工作的霸总,爸爸哪怕退休了还在努力提升自己,姐姐虽是恋爱脑但也是大忙人,妈妈张口就来的研究项目,只要季无忧一个负责摆烂。世界很危险,季无忧的日常是:大哥救我!姐姐救我!爸爸救我!妈妈救我!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季无忧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进入白雾里的世界。到...

我出生那天,鬼母下跪,蛊王投胎

我出生那天,鬼母下跪,蛊王投胎

作者:九道泉水

神秘的苗疆,有着蛊毒和赶尸的传说。百年前,最后一位蛊王离世,留下了一只金蚕蛊。百年后的冬夜,两位少年先后降生。他们来到人间的方式,非常凶险和古怪。一个是蛊胎,一个是鬼婴!...

徐婉宁

徐婉宁

作者:金克丝的救赎

流放?她富可敌国带飞全家

流放?她富可敌国带飞全家

作者:慕楠君兮

福运医妃旺夫命,王爷越宠江山越稳

福运医妃旺夫命,王爷越宠江山越稳

作者:叶秀双林

名医沈冬素,一朝穿越成小山村有名的天煞克亲女,爹残娘厌,兄长卖身为奴,未婚夫退亲,堂姐一家各种使绊子,原主死的蹊跷……面对诸多困局,沈冬素撸起袖子就是干,先救爹,再救兄长,再救那有名的残王,救着救着,她就成了名满天下的名医。退亲的未婚夫悔的捶胸顿足,断了亲的二叔一家悔的哭天抹地。那个谁,咱说好治好后两不相欠,你咋不讲信任缠着不放呢?听说残了腿的凌王娶了一个乡野村姑,京城里人人看笑话,残王配村姑,刚好。可有一天众人却发现,残了几年的凌王站起来了,那个村姑竟然是名满天下的神医……(双洁+1V1+甜宠+种田)(医术超绝可甜可盐小村姑VS腹黑隐忍霸道残王)

南璃夜司珩

南璃夜司珩

作者:黛墨

神谕之海

神谕之海

作者:木山光羽

宠妾灭妻?我一针让渣王爷绝后

宠妾灭妻?我一针让渣王爷绝后

作者:一汀雪

二十五世纪圣手传人夏席月一朝穿成王府不受宠的正妃,渣王当天正在迎娶侧妃。肆意羞辱?反手送你新婚夜不举大礼包!无颜丑妃?摘下面具貌若天仙直接打脸!惩刁奴,虐渣渣,一手医术绽风华。和离后,更是风生水起玩转异世,引无数美男竞相追逐。某王按耐不住:“只要你回来!本王愿遵你所说的一生一世一双人!”闻言,某只妖孽皇子懒懒出声,一双凤眸波光潋滟摄人心魄:“皇兄来迟了,人现在归我了。”

世界重设计划

世界重设计划

作者:阳蔡1007

官婿美人图陈志远林之雅

官婿美人图陈志远林之雅

作者:醉雪红尘

规则怪谈:开局天赋是迷你小幽灵

规则怪谈:开局天赋是迷你小幽灵

作者:深海森语

亲爱的读者,当你看到这本书时,就证明你已经突破了透明光环的限制,成功找到了一本好书,本书绝不会辜负你的期待!三年前诡异复苏入侵世界,规则怪谈会从各国抽选出“玩家”参加怪谈副本。玩家的成败皆会对国家产生巨大的影响!连续经历四次失败的龙国命悬一线,而在这关键一刻,人们绝望的发现这次龙国的玩家居然只是个看上去苍白瘦弱,一点也没存在感的少年萧透溟!或许是存在感过于薄弱,萧透溟并没有天赋,只有一个以及得到一只看似萌哒哒的小幽灵?在其他玩家还在副本里苦苦挣扎时,萧透溟这里已经开始教育起了小幽灵。萧透溟:“不要看到诡异就跑过去吃知道吗?”小幽灵:(iДi)萧透溟:可以吃但不能什么都吃,万一闹肚子怎么办?小幽灵:ヾ(??▽?)ノ众人:???

茅山术

茅山术

作者:生似蜉蝣

“师傅,为什么都说建国之后不许成精呢?”“因为那是法令,言出法随,建国之后所有的动物植物等等都不允许成精!!!”“那为啥我们还能遇到这么多妖魔鬼怪?”“因为啊,那都是建国之前的,建国之后只有鬼魂了。所以啊,人在世上一辈子一定要低调行事,低调做人。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你所见的“人”到底是不是人”

被疯批NPC盯上后,我直接拿捏

被疯批NPC盯上后,我直接拿捏

作者:仙人掌心

    (评分刚出,后续会涨)【成长型女主】【男主纯坏种】【双洁】【游戏类型包括生存类、恐怖类、规则怪谈类……】\n一趟诡谲的时空巴士在异时空穿梭......\n姜颂从没想到自己的社畜生活会结束在下班的这天,想要在恐怖的生存游戏中活下去,她必须完成每一场游戏任务,不能出错。    \n原本就危险重重的游戏中,姜颂却突然被一个NPC盯上,直接提升到地狱级难度,更可气的是无论哪局游戏都能碰上他。    \n游戏最初。\n一把锃亮的砍刀悬在姜颂的头上,刀的主人沈听肆脸上挂着诡异冰冷的神情,落下的瞬间,动作止住,他不受控制地收起刀。    \n姜颂回头,表情温和:“你在干嘛?”\n沈听肆咬牙切齿道:“我在帮你修理分叉。”\n姜颂看了一眼手里的吸引力卡牌,被绑定者:沈听肆。    \n她笑了笑:“你要是闲的不行,来帮我剪个脚趾甲。”\n后来,吸引力卡牌不再作用到沈听肆身上,但沈听肆还是每次都会找到姜颂,别的男鬼靠近她时,沈听肆冷着一张脸掐着他的脖子:“那是我老婆,滚远点。”\n【女主外表软妹子,三观正,金手指或大或小,这个因人而异,我觉得还可以,至于男主,腹黑霸道,完全没有三观,全靠女主硬掰。    虽然是求生游戏,但恋爱也是要谈的。(男主后期死恋爱脑)】

开局一把刀,狂扫八荒

开局一把刀,狂扫八荒

作者:血沃中华

魔城之脑

魔城之脑

作者:6过

我有一枚命运魔骰

我有一枚命运魔骰

作者:水煮仙人球

开着房车,去古代逃荒种田吧

开着房车,去古代逃荒种田吧

作者:东木禾

小夫妻俩开着房车一起穿到了古代,睁眼面对的就是地狱开局模式,先是难产,生死一线,再巧分家,净身出户,还不等缓过气来,又遭遇大旱,只得赶紧收拾利索加入了逃荒大军。    一路经历了八十一难,好在,他们有房车这个外挂在,吃喝不愁,偶尔还能把逃荒当成旅行来享受。    等好不容易安顿下来后,以为从此,就能走上种田发家致富的康庄大道了,谁知没几年,又卷入了宫斗。    顾欢喜很惆怅,她就是一平凡小老百姓,打不了那样的高端局啊。况且,还有个铁憨憨老公,带不动,根本带不动。    最后,她发现,亲生闺女阿鲤才是女主吧?一岁阿鲤软萌可爱,”哥哥真好看。    “三岁阿鲤机灵漂亮,”哥哥,我把眼泪给你吃,吃了后,你就再不会生病了。    “七岁阿鲤蕙质兰心,”哥哥,你想要多少粮食?我都可以帮你种出来。    “十岁阿鲤小荷初绽,”哥哥,你说我们永远会在一起,不要住到宫里去好不好?    “十四岁阿鲤名动京城,”哥哥,我长大了,你可以来娶我了。    “

农家长姐:带着灵泉空间逃荒种田

农家长姐:带着灵泉空间逃荒种田

作者:果赖花花

中医和古武世家传人乔苒穿越了!傻子原主险些被二婶卖给王员外家的傻儿子,争执中被推下山崖摔死了,孤儿乔苒穿过来就成了几个小娃儿的长姐,全家人正在逃荒。昏迷间乔苒进入了一个空间,意外发现是自己原来的农家小院。小院里有瓜果蔬菜、鸡鸭羊兔,还有一眼灵泉。哇咔咔,这就是自己穿越的金手指?逃荒路上没吃没喝?不存在的事!青菜、萝...

泾晖日志

泾晖日志

作者:妃寻雁

“樱子,我看那些穿越小说里,只要发生意外就能穿越,对我怎么没用啊?”林汐泽叹气地从地上爬起来,面前的石头都四分五裂了,自己什么事都没有,只能在原地和好朋友大眼瞪小眼。“汐汐,咱别折腾了行么?”申屠栅可怜巴巴地看着这个不停作死的小女子,“你看看,上吊-树枝断了,撞树-树干断了,自杀-剑断了,种种暗示还不够明显吗?现在...